命案現場清潔

獨居死亡事件頻傳,死亡現場清潔怎麼辦?

  當一個社會的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比超過20%,稱之為超高齡社會。根據國發會推估,我國超高齡社會將提前一年、於2025年到來。人口高齡化,意味著青壯人口負擔將愈來愈重,在台灣,2020年每4.5個青壯年扶養一個老人,到2040年每二個壯年負擔一個老人,到2070年每1.2位青壯年即需揹負一位老人。台灣邁向超高齡獨居時代,晚景淒涼的孤獨死案件頻傳,不分年齡或社經階層,台灣有越來越多長者在寂寞中嚥下最後一口氣。這些個案他們明明有子女、帳單也都準時繳,卻鮮與家人、外界互動,常在死後數日、數週甚至數年後,才因屍身腐爛、惡臭或屍水溢出才被人發現。事實上,隨著社會型態改變,家中青壯年人口多需要到外地工作,不少長輩只能獨自在家生活,孤獨死其實離你我越來越近,在可預見的未來,獨居死亡事件,將愈來愈普遍。

在日本,由於高齡者獨居的情況非常普遍,很早就有所謂「特殊清掃人」的職業,專門處理獨居死者的房屋清潔工作。台灣和日本社會變遷的型態非常類似,近年來也出現了類似性質的產業,在骯髒、混亂、味道揮之不去的死亡現場,他們的工作不僅是清除往生者所留下的血水、垃圾與惡臭,更是清除人們及家屬內心的恐懼與傷痛。除了每天與死亡打交道的特殊工作,像禮儀師、化妝師、接體人員、法醫或鑑識,還有一種比較不為人知的工作,那就是所謂的命案現場清潔,直到現在社會大眾才開始慢慢關注這個工作,以前這樣的任務幾乎都是由禮儀公司包辦,所以千萬不用想會清得多好,畢竟清潔不是他們禮儀師或接體員的專業,沒有一個專業管道,是負責清理命案現場或是死亡環境的,當時也只能依靠禮儀公司的人力幫忙,但不是清不乾淨,就是衍生出許多問題,若想要清理乾淨,完全消除異味,就得專業的清潔公司幫忙。然而,一般的清潔公司根本不敢接命案現場,導致專業的不敢做,敢做的不專業的情況發生。通常獨居死亡的案件,是不可能在兩三天內被發現的,正常來說幾乎都是死亡五到十天,屍臭味飄散或是屍水滲透後才被鄰居發現。

前一段時間幾個身穿防護衣的人聚集在個公寓住宅,屋子外牆上的藤蔓已經枯萎。屋門敞開著,一股腐敗的味道彌漫在空氣中。穿過散落著空酒瓶及泡麵的客廳,來到臥室裡沾滿血污的雙人床旁。在被人發現前,聽說死者就是在這個地方往生了近三個星期才被發現。當時他的血液已經凝固,並且深深地滲透進地板,我們就是得把這個現場清理乾淨。這個工作主要負責清理死亡現場,刑案發生地的血跡和腥味,以及沒人照顧的獨居者死亡後腐爛變質的屍體留下的屍水與氣味,雖然對數不清的蛆蠶食腐肉的場面和動物屍體散發出的氣味已經習以為常,但面對死亡現場的清潔,還是有點恐懼的。其實從事這種工作有時候需要具備冷靜的性格和堅強的意志,其實前輩們和相驗人員常常告知說:進入這種現場清潔的時候,你知道的越少越好,因為在現場待的時間越長,就越可能在做清理的過程中還原出事情的全貌,進而影響自己的心神和工作。

每個沾有血污的物件和家具,該丟的丟,雜物都被裝進一個黑色塑膠袋。地板則需要用特殊的藥水進行清洗,不得不說某些建築材料實在是太容易吸收血水了。最可怕就是那個磁磚或水泥,有時候死亡時間過長,屍水已經滲透進去,整個一個人型在地板上,那是最難處理的。許多命案現場清潔員就怕處理那種沒人照顧的獨居者的死亡。腐爛屍體散發出刺鼻氣味,或是大量發黑發臭的血跡還在地上,想到有人死了那麼長時間都沒人知道就讓人不寒而慄。要不是鄰居聞到屍臭,屍體不知道還要多久才會被發現。把命案現場的全部死亡痕跡清除乾淨是我們的責任。對許多人來說,家是獲得心靈慰藉的地方,回家看見屋子裡到處都是死去的親人留下的血跡,對於家屬來說無異於是二度傷害。

命案現場清理一般是指清除血跡和其他體液,對命案現場進行清理的目的就是為了掃除死亡痕跡,所以仍有需要克服的地方,首先是溫度,清潔命案現場時,須穿著防護衣,每每脫下防護衣,裡面全都是汗水。再來是異味,不論是排泄物或是屍臭味,就算你是沙場老將,聞到現場的氣味還是會很想吐,甚至可能會受嗅覺記憶影響的關係,一閉上眼睛,還聞到現場屍臭的感覺,讓你無法好好睡覺,導致睡眠障礙越來越嚴重。所以做這行,真的是需要過人的意志和勇氣。

桃園清潔服務